《小家伙》更新及WB1818事件有感,他说他很孤独

       他说他很孤独想要一走了之,他说听说西湖冬天会下雪,所以想在那里过一个冬天,他在旅馆里烧了一盆碳想就这么一了百了,幸好警察救下了他,最后警察问他,现在又重新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还可以继续看雪景,继续看杭州冬天的美景,你还会不会再有轻生的念头?不会了哦。他回答,嗯。

      前面感觉很心酸,后面感觉很暖。

       今天注定是个感慨颇多的一天,小时候开创央视主持风格先河的长脸叔叔去世了,我的童年回忆又走了一位, @双层床上的甜豆芽 大大更新的新一章里提及了一些关于精神疾病相关的片段,让我感触颇多。

       这其实不能算是长评,就算是一些想写的话吧。

       对于想要一了百了这种想法,特别能感同身受,我家嫂子曾经严重的产后抑郁,妈妈和亲家妈妈在嫂子的床边打了俩月的地铺,我哥一把一把的掉头发,生怕出事情,后来也是慢慢的调节过来了,嫂子说想开了就好了,老公这么疼我,妈妈们都这么亲我,我还有什么不知足想不开的呢?

       而我,我10年前后有比较严重的焦虑症,那时我二十二岁,刚离开学校踏入社会,当时在青岛李沧那边做第三方培训的工作,工作强度超大,基本上有活动的时候凌晨两点才下班,每天上下班等公交车的时候经常性的耳鸣心悸,在到12年期间开始出现恐慌障碍的症状,晚上自己偷偷蒙着被子出冷汗,恐慌发作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要死了,不能去人多的地方,不敢和别人讲也没有和家人说,自己查资料自己看医生,感觉活着是那么可怕的事情,后来实在撑不下去了,半夜给义哥打电话说我觉得我要死了,我们义哥大晚上打车从当时的胶南现在的青西新区赶到青岛把我连人带行李打包回家,和我说工作什么的都他妈没关系,不挣钱也没事哥哥养你,然后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工作,就在家看医生吃药养病调节,听医生哥哥的话找各种事情来填补自己的空闲,学刺绣编织油画吉他等等,把幼时喜欢的相声也拾了回来,从那个时候慢慢的喜欢了德云社这一大家子,喜欢了少爷,渐渐的开始不害怕了,一了百了是最简单的事情了,肯定没有活着这么累,但是要是死了,就听不了相声了,2018年了,我桃儿的那些坑还没填完呢!快2019了,脑袋哥哥的刘汉臣还死不死了?还想再听一次画扇面呢!少爷什么时候再来一次国际大牌的贯口啊?《小家伙》还没更完呢,我桃儿和大林什么时候能和好啊?这么些期待堆积着好像很累的活着这件事情也没有那么可怕了,不害怕了开始笑了就渐渐的恢复了,偶尔觉得很神奇,相声可能不治病,但是相声治心,这个世界永远有值得让你活下去的东西,或者是西湖冬天的美景,或者是你喜欢的相声,或者是一直未完结的小说,或者是珍惜你的那些人!

       这个世界有时就是这样,像中岛美嘉唱过的那样,因为这个世界有你这样的人,所以我开始喜欢这个世界了。


评论(5)
热度(12)